陈甲信

科室: 放疗病区
职称:主任医师

门诊排班

特需门诊 专家门诊 普通门诊 停诊

门诊科室:肿瘤中心

上午
门诊时间:周四 上午
门诊科室:肿瘤中心
门诊类型:专家门诊
下午
注:若因特殊情况出现官网上的医生出诊时间与实际不符,以医生的实际出诊时间为准,官网上的出诊时间仅供参考。

医师简介

陈甲信,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广西分会放射肿瘤专科学会第四界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一界广西抗癌协会放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广西医学》杂志编委。专长各种恶性肿瘤的放疗、化疗、综合治疗。强调按循证医学原则进行个性化的综合治疗。率先在广西区内开展调强放疗,擅长Χ—刀、三维适形、调强放疗,以及鼻咽癌、乳腺癌、肺癌、恶性淋巴瘤等治疗。主持国家自然基金委课题“广西鼻咽癌放射敏感性分子生物学研究”1项、广西科技厅课题“鼻咽癌三维适形调强放疗研究”1项,先后参与国家自然基金、国际杨森基金等课题7项。获广西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1项,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奖二等奖1项。发表论文19篇。

所在科室:肿瘤科

门诊电话:0771-2186527 病房电话: 2186330,2186338

用放射治疗技术为肿瘤患者守护健康

——记自治区人民医院临床肿瘤中心放疗病区专家陈甲信

肿瘤,特别是恶性肿瘤,一直被视为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我们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有可能受到肿瘤的侵袭,大家往往谈癌色变,心生惧怕。手术、放疗、化疗是治疗肿瘤的三大主要手段,我院临床肿瘤中心副主任、放疗病区主任陈甲信主任医师,不仅是广西放疗界率先应用放疗新设备、新技术为肿瘤患者解除病痛的主要领军人物,还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陈甲信1990年大学毕业并开始从事肿瘤放疗临床工作,1994年到中山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修学习放疗理论及技术1年,系统学习了肿瘤放射治疗学,包括临床肿瘤学、放射物理学、放射生物学。之后他又先后到山东省肿瘤医院、上海长海医院、四川华西医院短期进修学习放疗新技术,技术得到了进一步提升。经过20多年的不断学习、积累,他见证并实践了近年来放疗技术的不断发展进步,即从最初的普通放疗逐步发展到三维适形放疗、调强放疗、图像引导放疗,以及如今最时兴的自适应放疗,他也成长为一名擅长应用三维适形放疗、调强放疗、自适应放疗等精确放疗技术治疗鼻咽癌、脑瘤、头颈部肿瘤、乳腺癌、肺癌、恶性淋巴瘤、宫颈癌以及骨转移瘤患者等的广西放疗界元老级行家。

陈甲信在放疗工作中敢于尝鲜,他在广西率先应用各种新设备新技术为肿瘤患者解除病痛。近几年,医院在广西最先购进了一批能使放疗照射剂量更合理、准确、科学以及肿瘤照射位置定位更准确的总价值达5000万元的肿瘤放疗先进设备,他便与肿瘤中心的其他领导一道带领自己的团队在广西率先开展了三维适形放疗(3D-CRT)、调强放疗(IMRT)、图像引导放疗(IGRT)和自适应放疗(ART)等一系列精确放疗新技术,取得了显著的疗效,让一大批肿瘤患者充分享受到了高科技新技术带来的实惠。与过去的普通放疗技术相比,精确放疗新技术能使放疗的照射剂量更精确,肿瘤部位的局部照射更完全,更彻底,不易复发;而肿瘤周围正常组织和器官被照射到的几率更小,损伤更小,整体疗效更好更安全。考虑到专业物理师对放疗工作的特殊重要性,还为科室在广西率先配备了一批专业放疗物理师,为同行树立了榜样。

放疗效果好不好,仅有尖端的设备远远不够,治疗方案的制定也很关键。陈甲信为患者制定的治疗方案,既兼顾《指南》的规范化要求,更强调遵循符合患者自身情况的个体化治疗原则。由于手术、放疗、化疗这三大肿瘤治疗手段各有自己的优缺点,手术不能切太宽,不能保证切干净;放疗可以弥补手术的不足,适合局部处理;化疗则主要对付转移瘤,具有预防和辅助性治疗功能。他既按照行业各种肿瘤《诊疗指南》标准来选择治疗的方法、顺序、适应症等,做到规范化治疗,但又不完全照搬《指南》,而是根据患者的肿瘤病理、部位、分期、患者的肝、肾功能,有无其他基础病及体质情况等临床证据和以及患者的治疗意愿等具体情况,并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和参考影像、放射及外科专家的意见等,为患者制定最适合其的个体化治疗方案,努力提高治疗效果。8年前有一名50多岁肺癌患者,肿瘤靠近纵膈,手术风险大,且可能切不干净。陈甲信认为可不做手术而直接放疗,患者也接受了他的建议,放疗后至今仍活得好好的。类似例子不胜枚举。

为保证放疗的质量和安全,陈甲信制定了一套科学、合理、规范的放疗流程,并要求大家严格执行。他要求医生做计划、物理师做设计、技术员操作执行都必须做到精确,不允许出现差错和偏差,他自己也是这么身体力行的。他作为科主任和主要上级医生,主要负责方案的审核以及一些特殊疑难病例方案的制定。每一个放疗方案的制定,都需要长时间、多次地反复修订,力求达到最优。医生负责做出临床诊断并制定出最初的放疗方案,提出放疗的具体条件和要求,即照什么地方,不能照什么位置,并经上级医师审核。物理师负责设计照射的角度、照射的形状等参数,计算照射的具体位置和剂量,并由另一名物理师审核后返回给医生评估,由医生判断其设计是否符合计划要求,是否为最优方案,若不符合要求则需重新设计。技术员负责照射的最后具体操作执行,需2名技术员审核。照射前,物理师还要利用验证系统再次验证照射的剂量,医生还需通过CT拍片再次验证照射的位置,以确保照射剂量和照射位置的精确。我院是广西唯一一家做到每个病例都在最后照射前做剂量和位置验证的医院。他还要求每天、每周、每月、每年定期检测放疗仪器设备,确保照射的剂量准确,照射的位置无偏差;他坚持放疗人员准入制度,即具备资质才能从事相关工作,医生、物理师、技术员各司其职,各负其责。

陈甲信认为,肿瘤患者及时选择放疗很重要,选择哪种放疗方式同样重要。据他介绍,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肿瘤疾病的治愈率约为45%,手术、放疗、化疗在其中的贡献率分别为22%、18%、5%。放疗有术后放疗和不手术直接放疗,国际上70%的肿瘤患者都做放疗,国内却还有很多肿瘤患者不知道做放疗,这让他感觉很遗憾。半年前还有一名40多岁的乳腺癌女性,有局部肿瘤大、腋下淋巴结转移等放疗指征,但她在县医院手术后只做了化疗,却不懂得要做放疗。肿瘤再次复发后,她经多方打听后辗转来到我院找陈甲信给其做放疗。陈甲信介绍,虽然乳腺癌、鼻咽癌发病率很高,但现在乳腺癌治疗后5年生存率达到了60%;鼻咽癌的放、化疗后5年生存率也由过去的45%左右提高到现在的80%,有些患者甚至已存活20多年。有一名50多岁的男性喉癌患者,身为教师的他因想保护声音而错误地选择了未经科学论证的放射粒子种植技术,而正是这个错误的选择让其错失了放疗宝贵时机,导致其病情迅速发展并死亡。若他最初选择放疗保喉功能治疗,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因此,及时选择做放疗很重要。放疗的方式有很多种,患者有时不知如何选择。陈甲信认为,因超出治疗适应症的缘故,脑胶质瘤、晚期肿瘤、尺寸大于3公分的肿瘤就不宜做γ—刀放疗,肿瘤尺寸大于5公分就不宜做X—刀放疗,但可以选择其他方式的放疗,如调强放疗、图像引导放射治疗、自适应放疗等,这些精确放疗新技术才是放疗的主流技术。脑胶质瘤一般是术后一个半月即做放、化疗,耽误几天疗效就可能不一样。

陈甲信在繁忙的临床工作之余积极开展医学科研工作,他2003年申请到第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2008年则完成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这在广西放疗专业都是第一人。他主持的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主要从分子生物学水平寻找人体中能预测鼻咽癌放射敏感性和预后的基因标志物,目前已找到了这些些基因标志物,并初步验证为有效,申请了国家专利,现在正在继续扩大病例作进一步的验证工作,这项研究工作在国内外处于领先水平,对临床开展个体化放疗具有重要意义。他获广西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1项,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奖一等奖1项,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奖二等奖1项,被评为广西区医院科技拔尖人才奖5次,获广西人民医院“知识型职工标兵”称号1次。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资助项目2项,广西科技厅项目3项,广西卫生厅重点项目1项。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卫生部,广西区科技厅,国际杨森基金,广西卫生厅等项目10多项。发表论文40多篇。任中华医学会广西肿瘤学会常委,广西医学会放射肿瘤学分会常委,广西抗癌协会放疗专业委员会常委,广西抗癌协会理事会理事。《广西医学》杂志编委,《中国肿瘤临床》杂志特约审稿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通讯评审专家,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同行评议专家。

近日,其科室获评为医院重点学科,并与神经外科病理科等联合成立了我院广西首家脑胶质瘤诊疗中心。(谭德军)

我院《BRCA1、DNA-PKcs蛋白表达对鼻咽癌的预后价值》达国内领先水平

鼻咽癌是我国南方地区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放射治疗是鼻咽癌的首选治疗方式。放疗导致DNA双链断裂,其修复能力决定着受损肿瘤细胞的存亡。为此,我院临床肿瘤中心化疗一区蒿艳蓉陈甲信等专家自2007年起开展了《BRCA1、DNA-PKcs蛋白表达对鼻咽癌的预后价值》研究,通过检测DNA修复基因BRCA1和DNA-PKcs蛋白在鼻咽癌组织中的表达,探讨其表达与临床特征的相关性以及对鼻咽癌预后的价值。经有关专家鉴定该研究结果达国内领先水平,荣获2014年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奖二等奖,2013年我院新技术新项目二等奖。

该研究收集了2007年5月至2012年2月经我院病理科确诊为鼻咽癌且选择调强放射治疗的患者100例。基于前期使用基因指纹法研究放射敏感与放射抵抗的鼻咽癌组织差异表达基因,挑选出差异表达基因BRCA1和DNA-PKcs,重点采取免疫组织化学技术,扩大样本量,进一步检测BRCA1及DNA-PKcs在鼻咽癌组织中的表达。该研究在国内首次提出:DNA-PKcs、BRCA1两者表达水平呈正相关,DNA-PKcs低表达的鼻咽癌患者更容易发生远处转移。DNA-PKcs和BRCA1共同高表达的鼻咽癌患者较非共同高表达者预后更好。多因素分析表明DNA-PKcs蛋白表达状态是影响预后的独立因素。鼻咽癌组织中DNA-PKcs和BRCA1的表达水平与患者的病理分型、临床分期、急性放射损伤和近期疗效无关。

本研究的创新点在于首次应用免疫组织化学技术检测DNA修复基因BRCA1及DNA-PKcs蛋白在鼻咽癌组织中的表达,并首次探讨BRCA1及DNA-PKcs蛋白表达与鼻咽癌放射敏感性、病理学特点、临床分期以及治疗疗效和生存期之间的相关性。为鼻咽癌的预后提供有价值的预测指标,并为鼻咽癌的分层治疗提供理论依据。

该研究成果通过科研论文、培养研究生等形式进行推广,现已在广西多家医院推广应用,效果较好,实用性强,为鼻咽癌患者的临床治疗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价值。(陈燕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务号 官方微信 订阅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预约挂号 医疗咨询 进修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