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记·病房故事18:抗疫期间的那些事

2020-03-18 16:36:22

讲述人:康复医学科医生 潘洪峰

我叫潘洪峰,我是康复医学科的一名医生。2020年新春伊始,一场始料未及的新冠病毒感染疫情,伴随着庚子鼠年的到来席卷全国,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邕武按上级领导要求改造成了南宁“小汤山”医院,收治新冠病人,身为在临床医院工作了将近30年的医生,我要主动请缨,第一时间奔赴前线。……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想尽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只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就这样,我踏上了为期一个月的抗疫之路。


                   家人的不舍

2月17号晚上8时接到上级通知说我们第二批人员要在2月18号早上9点钟进驻广西小汤山医院工作了。于是把事先列好要带的物品一一收到行李箱,也许心中仍有几分忐忑和未知吧,一个晚上翻来覆去几乎没有睡着。早上临出门前,给年已八旬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在电话那头对我说了句:“哦,你真的要去呐,那一定要注意认真保护好自己!”,声音里带有哽咽。7岁半的女儿珑珍紧紧的抱住我说:“妈妈,我真的舍不得你走!但是我也相信你们一定能胜利的!”。忽然鼻子一酸,有眼泪在打转。


穿穿脱脱“四件套”

2月20日,是我第一次带队查房。今天的计划是查11位病人,其中有两对是母子俩。虽然头天晚上我已经详细的看了病历,对他们的病情也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此刻真的要去接触他们,去接触未知的病毒,心里也难免有些许的紧张。戴口罩、帽子、穿防护服、鞋套、手套,每一步我都对着镜子仔细的检查,生怕哪一步没有做好,结果花了将近20分钟才穿好。由于我们D区都是待排的疑似病人,为防止他们之间交叉感染,因此每个人均需单间隔离。在去查看每一个病人之前,我们都要换上新的后来被大家简称的“四件套”(含一次性的隔离衣、外科口罩、外科手套、鞋套),确定患者带好口罩之后,我们打开门进去:询问病史、症状和有限的体格检查。除了一名患者担心交叉感染不让我们进房间外,其余的病友们基本上都很配合。如果不是身上穿着各种的防护装备,其实和平时的查房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当查到一位3个月大的小宝贝时,看到他胖乎乎的小脸蛋,我忍不住上前去逗逗他,和我一起查房的陈柱杰医生提醒我要注意保持距离,我才意识到这和平时不一样。时间就在我们穿穿脱脱“四件套”中溜走,等我们查完最后一个病人的时候,抬头一看,已经是接近下午2点钟了,才觉得自己早已经饥肠辘辘。等到小心翼翼地脱下防护装备,到洗澡间里一照镜子,口罩和护目镜的压痕也没有放过我们呢!

意外被锁在半污染区

2月24日,是我第二次主查房。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我没有那么紧张了,穿防护服也只花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按照路线进入半污染区,走进中间那扇门的时候,我想都没想,随手就把门一关。糟糕!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因为这个半污染区是临时隔出来的,中间这个区域没有装灯!怎么办?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等下一个医生接班至少还要四个小时,办公室和这个隔间中间还隔了两间房子,而且大家穿着防护服听力也是降低的,我试图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心中难免一阵慌乱!难道就这么被困在这里?我定了定神,用带着手套的双手慢慢的向前摸着探路,大概向前挪了4、5步,我碰到隔墙了,这就好办了,记得门锁是在靠近中间的位置,我又慢慢的摸到了左侧的墙壁,然后往右边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边挪边摸,终于摸到了挂在门锁上的钥匙,我试着旋了一下钥匙,门没有开,心想:是不是被反锁了?瞬时,我紧张得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缓了缓气,我抓住门把往里拉了拉,又旋了一下钥匙,“咔嚓”,门被打开了,走廊里的亮光照了进来,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当天,我立即向阳文捷主任、青燕护长反映了这件事,我们三个人重新梳理了进出D区隔离病房的步骤和注意事项,并调整了护士和医生的排班,确保每个班都有两个人同进同出病房,外围人员要加强巡查各个区域等,大家相互照应,防止意外发生。事后证明我们的这个工作是做得及时的,这件事过后不到3天,广西援鄂医疗队就发生了有护士晕倒在缓冲间,5分钟后才被发现的令人痛心的事件。


建微信群开展康复治疗工作

这次参加广西小汤山医院抗疫,我们康复医学科一共派出了4名医生和6名护理人员,应该算是参加人数较多的科室了。随着患者病情逐渐稳定,患者是否存在呼吸功能的损害、是否存在运动功能下降、日常生活能力下降、睡眠障碍以及心理障碍等等,就是我们康复科要关注的问题了。鉴于隔离病区的管理要求,要像平时那样医生和患者面对面的进行康复评估是不太可能实现的。经过陈启波主任和韦汶伽护士长的指导,我们10个人组建了一个康复治疗小分队,通过微信采用了线上评估和指导为主的方法,结合必要的面对面的沟通,完成了对确诊病区15名患者(mMRC)呼吸困难量表、ADL评分(改良Barthel指数)、Borg指数、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徒手肌力等评定,掌握患者的睡眠、呼吸、肌力、日常生活能力等情况,并针对性的予呼吸训练和运动康复指导,获得病友们的称赞。同时我们又建立一个由14名患者加入的肺功能测试群:医生通过自制小视频发到群里指导患者如何正确测量呼气峰值流速、如何进行呼吸训练及有氧运动训练等。目前该康复治疗方式深受患者的认可,依从性高。此外,我们还与B超组的老师合作,收集了30名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其中危重症5例)的膈肌超声图像,为全面评估新冠肺炎患者的呼吸功能留下了宝贵的临床资料。



3月6日下午,当送走疑似病区的最后2位病友后,我的任务也随之告一段落了。其实我们真的不需要什么豪言壮语,更不是什么逆行天使,我们只是做了这份职业,疫情当前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来驻地已经20天了,我都没有时间逛一下我们住的地方,3月7号开始进行隔离之前,我到驻地逛了一圈,早春的的金茶、三角梅、木棉都已经满树繁花,红艳艳的,好美,不知不觉已经迎来了阳春三月,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我的心里由衷地感到幸福,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疫情终将过去,春天的气息正扑面而来……(文 /潘洪峰 郭佳  图/潘洪峰


文章相关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务号 官方微信 订阅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预约挂号 医疗咨询 进修报名 教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