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科技日报、光明日报关于我院援鄂医疗队的相关报道

2020-02-06 17:43:03


天使的印记

2月1日是广西援鄂医疗队队员、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一区副主任医师庞静第一次上大夜班(凌晨2时至8时)。

1时30分,庞静来到所在的7楼重症病区,简单放置好个人物品后,就开始每天最重要的工作——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病区是临时设置的隔离病房,所以清洁区、半污染区等设置只能因地制宜。

庞静和桂林医学院二附院的陶树安相互细细检查彼此是否穿戴合格,防护服、防护眼罩、N95口罩和最外层的外科防护口罩,包括双层防护手套等是否达到了严密包裹的要求。每一重防护都不仅是对自己的负责,更是对病人和其他共同战斗的战友的负责,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马虎!每一个防护步骤都必须谨慎仔细。在相互检查确认合格后,该班次小组成员相继进入了战斗岗位。

接班时,病人们大都已经睡了。但有3位重症患者病情尚不稳定。有的胡言乱语,有的时有气喘,有的不停咳嗽,无法平稳入睡,庞静和监护室的另外两名队员,一直严密观察着监护仪上的动态变化,还不时到床边对患者进行安慰和鼓励、及时调整呼吸机的治疗参数和实施其他治疗,直至患者病情平稳,能安然进入梦乡。到可以稍微喘口气的时候,又开始出现新的状况。黄陂的春天咋暖还寒,庞静虽然穿了密不透气的防护服,贴了暖宝宝,还是觉得冷,只能不时起来走一走,活动活动舒缓一下。然而痛苦才刚刚开始,由于防护的需要,护目镜长时间紧紧压在鼻梁骨上,还有N95的绑带勒在皮肤上,这些都带来阵阵刺痛,并向头部放射。每小时,每一分钟都显得比平时长,但还好,因为忍得住!


紧张有序的工作在8点钟结束了,庞静迎接到了新的战友,交接完病区的情况,当离开的时候,时间已到了9点。在脱下防护服的一刹那,她感觉如释重负。面部、鼻子、耳朵都被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压痕,有些部位甚至出现了红肿,感觉都快出压疮了。庞静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全部打湿了。还有那经过多次消毒液的清洗的双手已经从干燥变得发红,红得随时都有破溃的可能,之后按照要求开始做个人卫生。当她打开水龙头,在那温水触碰到皮肤的一刻,钻心的疼痛令她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她羞涩地问队友:“是不是不够坚强啊?”队友听到后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这哪是什么不够坚强啊,这是人的本能反应!那一道道伤痕,正是他们这些最美逆行者、最美天使的印记,它不会延缓大家前进的脚步,反而会激励大家更加奋勇向前,最终战胜疫情,完成组织交给的光荣任务,这就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的最美重症人!

在1月27日的队伍出征武汉之前,前一天刚值完一个忙碌的24小时班的庞静,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接到迅速赶到医院集合出征的通知。为了更好地穿戴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她紧急在科室让同事帮剪掉了留了许久的长发。

(讲述人:广西医疗队重症组副组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韩林,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周仕兴整理)



文章相关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务号 官方微信 订阅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预约挂号 医疗咨询 进修报名 教学平台